DU大小姐

You're closer than you know.

今天看了沐童和水果味怀念大学的文章,忍不住也回忆了大学。我在外地上的学,高考考得邪门,老师觉得我去同济都可惜,但拗不过我对同济广告系的向往。可最后偏偏去了太原,一个军工学校,半点点和文艺不搭调。
但最后的心得,这四年我过的很好,回忆起来全都是好的。
毕业走的时候,上百个学弟学妹同学老师一起送我,前提我还挺低调偷偷地离开。这些年,工作起来获得更多的掌声和荣誉都抵不过那个瞬间,那种发自内心对你好的情谊。
但离开以后,我几乎没有和任何同窗多过联络。哪怕他们和我在一个城市,就好像一本书合上了,你再也想不起打开。是想不起还是不想其实说不清。
但,校园里拉着手滑过的冰,早上6点起床帮我占阅览室座,后街楼梯上吃过的西瓜,被开除离校前送我的可乐瓶盖,只有喝醉才敢给我发短信问我在干嘛,毕业时在留言本上写永远不换号的人们啊,我还是很难忘记。不知道你们在哪里,但希望你们都好。
很久之后,有天我突然跑去冰天雪地去看宿舍里最好的姑娘一眼。她说,你知道吗?我前男友生大病了,我想去看他,他不让。他说,这是他欠我的,老天给他的报应。可,我却依然不恨他。
是啊,一路走来,虽然曾经那么那么痛,可从来没恨过谁。记得的真的只有美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