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U大小姐

You're closer than you know.

然而,然而。

张爱玲以沦陷的香港城为背景,写过一段倾城之恋。而当旧上海那场宴席散去的时候,大厦将倾,多少脂正浓、粉正香的故事,得了两鬃成霜的结局?

宝庆路、淮海路口,是当年被誉为上海“最豪华私家宅邸”的宝庆路3号,1930年时由“染料大王”周宗良从德国人手中买下,这座占地约5000平米的花园和他的爱女周韵琴,曾是沪上的热门话题。

“周四小姐”韵琴,从小受西式教育,精通英语、法语,热爱绘画、钢琴,曼妙舞姿吸引无数裙下之臣。时任德国法本集团中国总买办的周宗良却总是长袍马褂,认为女儿“略缺国学修养”,为她找来一位家庭教师。

毕业于无锡国文专科学校的徐兴业寡言内向,且年长周四小姐七岁,却让她倾慕不已,并不顾父亲阻挠,搬出宝庆路3号与穷书生过起清苦日子。

因时局动荡,周宗昌于1948年举家南迁香港。但周韵琴选择尊重徐兴业的决定留在上海。1951年,徐兴业周韵琴夫妇带着两子一女重回宝庆路3号,繁华不在,但旧梦尤温。

故事演到这里,不过是言情剧里最俗套的桥段,但爱女的夭折却让昔日的风花雪月再难从头。悲恸欲绝的周韵琴将自己锁在画室中,不断画下女儿在生死线上挣扎的痛苦。1957年,她前往香港为父亲奔丧,这一别,再没有回头。

而徐兴业埋头写作,在十年浩劫中,写就前半部《金瓯缺》。当读者沉迷于他笔下繁华精巧的汴京,那风波迭起的南宋抗金风云,铺排繁复背后,是一个瘦削沉默的江南书生。

家国情仇,50年的风云变迁对他来说,不过是为了实践一句承诺。因为这140万字的故事,是新婚燕尔时他与妻子周韵琴共同构思的。笔墨为证,点滴未忘。

徐兴业在晚年又创作了《心史》,写的是明清易代之际的柳如是与钱谦益故事。《满江红》的悲壮,写不出乱世儿女的柔肠百结。

挚爱之人远隔千万里,再不过问他的心事。但他有他的回答。太多际遇有心无力,比如女儿的夭折,比如家人的离散,他选择一心做他力所能及的事:写。将他们当年的深情藏在历史的风云背后,这样的纪念虽平淡,也也久长。

所以我喜欢小林一茶的俳句,他说:露水的世,这是露水的世,然而,然而。


这是微信订阅的陶立夏的文章。

快速阅读的时代,有时用手机就可以看到一篇好文章,看过,然后忘记。就好像爱情。

嗯,我又写了句自我安慰的反话,就像所有的无主情书其实都有心里默默的发送对象一样,我们写的和想的总是不一样。

为什么想写文章在某些时刻,是因为想记录下此时此刻的心情,回头看看自己也许可笑也许感动,但都只是自己。

所以我挺理解徐兴业的。他写的不是纪念周四小姐,而是自己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,走得再远也会回来。因为只有这个位置才真正属于你,你最终会安慰于这个位置。那些你渴望的热爱的位置最终没有留住你,只是因为它们不是你该呆的地方。

就好像那个平行的世界,我走近过,很好玩很稀奇我也很喜欢,但最后我还是要离开。过了一段时间了,去看看,那个世界里面的人说的话,做的事,我已经不能体会和感受。

有点心酸,但也很欣慰。因为你也最终回到了你的位置。祝你一切都好,就像你真的也祝福过我一样。



评论

热度(2)